压铸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压铸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阿根廷拉响警报新兴市场面临压力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4:23:11 阅读: 来源:压铸模厂家

阿根廷拉响警报 新兴市场面临压力

量化宽松(QE)退出,美元刚开始回流,阿根廷就挺不住了,比索暴贬。2008年以来美国货币宽松的“货币溢出”无差别地从新兴市场回流,这一切会否引发东南亚金融海啸,并进一步席卷中国呢?以印尼为例,国内生产总值(GDP)8780亿美元,外债2500亿美元,外汇储备900亿美元,这种经济结构若遭遇资金短期大幅撤离,将直接导致印尼崩盘。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具有相似性,其他国家跟随发生雪崩的可能性在增加。为了理清思路,让我们先看看新兴市场崩盘的逻辑何在。  崩盘的基本逻辑  首先,要区分经济的正常状态和危机状态。正常状态,市场较理性,对经济的预期一般包含在资产价格之内;危机状态,是对经济悲观预期发生后的情况。人们一般低估极端事件出现的概率,认为经济崩溃的可能性1%,当经济真崩溃的时候,之前的一切预期都不管用。危机就是危机。  其次,要明确一条思路。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发展,有两种说法:第一种,新兴市场国家自身素质很好,因而吸引了外资进入并推动经济发展,经济发展又进一步吸引外资,形成正向反馈;第二种,不管该国素质如何,外资先进入,资金的投资推动了经济发展,而经济发展也吸引外资,从而形成正向反馈。经济学家对该问题争论不休。  从市场交易者的角度看,新兴市场,尤其是小国的经济发展,更可能是发达国家货币宽松的溢出效果。发达国家货币宽松,国内收益率降低,资金自然向全球寻找更高收益率,而一些资本项目管制不严格的国家获得这些资金。当然,哪些国家获得资金,取决于资本项目是否可兑换、经济发展的基础条件两个因素。如果资金宽松程度很大,经济基础一般或者较差的国家也会得到大量的外资,从而推高国内资产价格。而当发达国家货币紧缩时,不管是降低杠杆,还是追求安全的目的,这些游荡在外的“货币溢出效应”资金会迅速回流发达国家。发达国家的这种资金回流,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则是一场灾难。  第三,危机传导。当资金短时间内大量从某个开放小国(外汇储备不多、浮动汇率制)流出时,其必然结果是外汇储备的消耗及汇率的短期大幅贬值。如果预期到汇率贬值,国内资金将选择提前逃离,流动性较高的资产会快速变现,流动性较差的资产将随后变现。大量的资产变现,会造成资产价格暴跌。资产价格暴跌的预期,又会让投资者争相变现资产。这是一个向下不断加强的正反馈。该过程是自适应的,如果没有强力外力直接介入,该过程将一直持续。  第四,波动放大。债务结构是一种波动工具,不同的债务表现为不同的波动放大效应。以外债为例,经济向好时,本币升值,外债缩水,使得经济负债程度降低,经济表现更好;而经济向坏时,本币贬值,外债相对本币膨胀,经济负债程度增加,经济表现更差。外债从原理上讲,是一种放大经济效应波动的工具,如果债务中外债占比较高,则好时更好、坏时更坏。  第五,触发机制。资金回流发达国家,取决于之前发达国家是否实行大幅度的货币宽松政策,使得资金流向国外寻求高收益。如果外流的资金数额巨大,则形成“货币溢出”效应。如果发达国家忽然紧缩,国内收益率升高、本币升值,将促使之前外流的资金回流。大家预期的QE暂停或退出,就是这样的一种“扳机”—触发机制。  印尼将直面崩盘  印尼是东南亚比较典型的国家,外汇储备相对于经济规模和外债规模来说较小。其外汇储备2013年7月忽然大幅下滑,不断创出2008年以来新低,较2012年底的1127.8亿美元缩水严重。外汇储备剧降的重要原因是经常项目的巨额赤字,赤字2013年呈加速状况。同期,印尼盾大幅贬值。2011年开始,印尼盾开始贬值,2013年加速,2013年初1美元兑9660左右印尼盾,年底1美元兑12260左右印尼盾。  不需外债全部出逃,只需其中三分之一就能把印尼的外汇耗干。这还未考虑印尼国内其他资金撤离的情况。如果其他资金预期到此趋势,也在此过程中撤离,那印尼很可能会崩盘。这还未考虑国际宏观对冲基金对该国的攻击。以现在印尼的外债、外汇储备情况,只需要一个事件引子和几百亿美金,就存在将印尼击垮的可能性。  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情况,大同小异,均为经济规模较小、对外依存度高、外债较多、外汇储备不足的情况。任何一个小国崩盘,其直接后果是国内经济迅速下滑、各种资产价格短期暴跌、货币大幅贬值。而单个国家的崩盘,必然引发一系列的传导效应。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很类似,一个国家的崩盘,会造成对其他国家的质疑,质疑的后果,就是同一过程的再现。最终结果的差异,仅仅体现在国家之间外汇储备的多寡与采取措施的及时与否。  以目前观察,这个过程会在近期开始加速,除非外力强行干涉。但至今为止,仍未见任何国际组织如IMF、世界银行、超级大国表态愿意干涉。可以预见的是,印尼以及近期的阿根廷等国家正处于这样的一个崩盘过程之中。  中国央行未雨绸缪  如果新兴市场的小国崩盘,对中国的影响是,资金短期内大量流出、人民币贬值压力增大、国内资金面紧张等几种情况。  2013年5月至7月曾经预演过这样的一个过程。当时,市场流传美国QE提前退出的传闻。中国的外汇占款数据可以模拟部分资金流动,外汇占款从5月的27.4299万亿、至6月27.3887万亿、再至7月27.3642万亿元,逐月减少,这与2013年整年外汇占款增加的趋势反向而行。同期,国内股市与债市都遭遇罕见的暴跌。股市从5月29日的2324点一个月内跌至6月25日的1849点,跌幅20.4%。债市也同期遭遇熊市。Shibor的1周拆借利率,在6月底高达11.0%,隔夜利率更是高达13.4%。如果说2013年中的情况只是一次演习,当QE彻底退出时,中国将面临更复杂和剧烈的市场情况。  对于中国而言,面临两个问题。第一个问题,救不救那些面临崩盘的国家;第二个问题,中国的国内政策应如何应对。市场波动,归结到本质,就是两个因素,外部需求减弱与资金外流。对第一个问题,针对可能出现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危机,中国应承担起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责任,对一些经济基础脆弱且可能引发市场连锁反应的国家,要果断联合世界其他国家给于援助,防止某个国家的崩盘引发世界或区域范围的经济危机;对第二个问题,针对资金外流,人民银行应承担起央行的责任,向市场释放足够的流动性,以缓解短期的流动性危机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